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大禹驾龙治水

发布日期:2011/10/18 10:44:07  阅读:5093  【字体:
 
 
 
    舜帝的时候,天下洪水滔滔,九州百姓吃不安顿,住不安身。舜帝四个双瞳仁子只差急成八个,但是负责治水的大臣换了一个又一个,总是没得办法治服洪水。这时有个年青大臣挺身而出,说他有办法哩。舜帝一看原来是大禹,这大禹正是原先治水大臣鲧的儿子,望望舜帝疑里不思的,大禹便说:“我做了一个梦,天帝说东海龙王有办法,只要我能请动他就不愁大水治不了。”舜天一听,上天把治水的办法告诉了大禹,那自然就是大禹能够胜任了,便命令大禹当了全国治水总官。
 
    第二天一早,大禹就带着手下来到东海边一座高山上,手下人放声喊去:“东海龙王,禹王有请!”只见天水茫茫,哪里分得哪是地哪是海哪是天,喊了数天,连个回声都没有。但大禹还是相信天帝说的话,只要请动东海龙王,不愁大水不治。东海龙王在哪里呢?大禹一想,调来蛙王,令它带着大小蛙子对着东海一阵狂喊,没到半个时辰,海滩上冒出一个大海龟,探头探脑了半天,问:“禹王找龙王有何贵干?”禹王连忙躬身作揖,说:“不才得天帝之令,要请东海龙王助我平息九州洪水,烦劳龟相禀告。”龟相一听,转过身来,向着大海深处去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反正天上太阳出现了九回,月亮也出现了九回,手下的人劝大禹不要再等了,看来东海龙王是请不出来了,也有的说肯定东海龙王没有平息洪水的本事,不敢出来。但是哪里劝得动大禹。
 
    终于第十天的早上,太阳还没有出来,龟相又露出头来。大禹忙上前迎候,龟相说:“我们龙王也知道天帝有意于你禹王,只是你要三年之内要做到三件事,我们龙王才肯出海帮你。”大禹忙问:“哪三件事,只管讲来。”龟相说:“箩筐担水,米斗量海,车里装个天。”龟相话音刚落,大禹的手下都发起怒来,挥起铲锹之类把龟相壳背敲个不停,到现在乌龟壳还是十八瓣子,就是那时候敲的。大禹忙制止手下,对龟相说:“请您代我禀告大王,我肯定做到,只是我一旦做到,就请龙王出海相助,千万不可等到三年。”龟相挨了一顿狠揍,但想想也不能怪大禹的手下,这不是东海龙王故意为难人家大禹吗,反倒好,让我吃了一顿饱揍,我就为你禀报好了,这三件事你是永远也做不成的,还说什么不能等到三年。龟相这么想着,摇摇晃晃地游回大海深处去了。
 
    送走了龟相,大禹自然愁上眉梢,大臣们也都一筹莫展,你说箩筐是用来挑土的,担水怎么可能呢?米斗量大海量到哪年哪月?天有那么大,车子怎么盛来怎么装,再说这天在哪里?反正看来这东海龙王这家伙是不肯帮忙了,再寻别的办法吧。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大禹说:“老天托梦给我,说必得东海龙王相助,不然大水永无平定之日。我们不要着急,再想想。”大禹愁啊愁啊,不知愁了多少时辰,在东海边连跺了几脚,跺出了个什么鉴湖、太湖,可是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这时有个叫涂山氏的少女得知这个消息,便对大禹说:“我有办法,只是禹王你得娶我为妻。”大禹一口答应,当即在大臣们的主持下与涂山氏结为夫妻。第二天一早,涂山氏领着大禹看了三样东西,一样是门口泥巴筑的吃水池,一样是骡马喝水的食槽,下口是活动的,这第三样呢是一只盛满水的小瓦罐。大禹一看,立即心领神会,说了一声:“我有办法了,多谢娘子!”拜别涂山氏,吩咐大臣们忙这忙那,不长时间和大臣们又来到了东海边。大禹连呼三声:“有请龟相!”
 
    不一会儿,龟相呆头呆脑地摇出了水面,上得岸来,说:“禹王,你这几日不去想办法,还在这里逛荡干啥?”大禹说:“东海龙王说的三件事我办成了,请龟相请大王出来帮我退水。”龟相哪里相信,说:“你禹王威风,诳了龙王不遭祸事,我若是误传了消息,龙王还能饶了我?这三件事你怎么也不可能办到啊,何况这才几天?”大禹说:“龟相请随我看。”大禹带着龟相也看了三件东西。一件是箩筐,不过这箩筐里面全部用泥巴泥得严严密密的,一个大臣正用它挑着水哩。第二件是个米斗,不过这米斗的底是活动的底,抽掉底就是个无底斗了。龟相正在疑惑,大禹说:“你拿它送给龙王,它就知道了,这无底大海只有用这无底米斗量。”第三样东西一辆车上放着九个大瓦罐,每个里面都盛满了水。龟相说:“这里盛的是什么?”大禹说:“天啊!”龟相不相信,伸出细长的脖子,左瞧右瞧,还是莫名其妙。大禹说:“你看这水里不是有太阳,有云彩,不是天是什么?”龟相又问:“那为什么只有九个罐子?”大禹哈哈一笑,说:“本来还想多几个罐子,不过你禀告龙王就行了,我想九重天它就觉得够多的了。”后来的人为什么说天最多就是九重呢,大概就出自这个地方。龟相这么一看一听,知道这禹王非同凡人,赶紧向着大禹摇摇晃晃鞠了一躬,翻身游向大海深处。
 
    大禹带着大臣们恭恭敬敬地立在东海边,静候着龟相回音。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反正日头从东边升了好几次,向西边又落了好几回。突然有一天中午时分,云雾大作,东海上空只听到一声大吼,原来是东海龙王现身了。东海龙王说:“禹王啊,天帝已经下了御旨,要我助你退水,你先办的这三件事还算不错,不过还有三件事你若是办成,说明你真是本领高强,我必定一心助你。”大禹的手下,气不打一处来,大禹也在紧张地考虑:“若是不听他的,反正他是不肯尽心尽力,他三心二意那水还是退不成。”东海龙王看大禹不吭声,那些大臣们全都在怒目而视,便说:“若是没想好,我先打道回府。”大禹忙说:“大王,您就说吧,我一定办到。”龙王说:“好!我要你办的三件事是:不用人抬,水上高山顶;不用人拉,牛马能耕田;不用伤命,恶蟒不长角也不长脚。咱们还是以三年时间为限。”也不等大禹答话,东海龙王龙尾一摆便消失在无边无际的东海里了,热辣辣的阳光下站着大禹和他那帮目瞪口呆的大臣们。
 
    半天恍过神来,大臣们对龙王故意刁难骂个不停,大禹也没有想到龙王会这么挖屈阴绝。你说这水上高山顶了,从来都是水往低处流,不让人抬,水上高山顶除非还是你们这些龙王才能做到,再说了,现在是要你帮我们退水,你倒好,反过来要我们水上高山顶。牛马骡子那是帮畜生,它们怎么会听你使唤去耕田犁地呢?还有你说这恶蟒,要么你就把它打死好了,什么长角长脚的,不是都好办吗?还不让伤它的性命,你说你这龙王不是成心不想帮我大禹吗?但想来想去,觉得天帝说了只有东海龙王能退水,现在只能是快想办法早想办法。大禹便命令大臣把问题带回部落,约好三个月后还在东海边会合。大禹自己连忙再去找他的那位多智的涂山氏,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不过涂山氏是再也不能帮他出什么主意了,因为她已经在山顶山化成石头了。听部落里的人讲,大禹走后,这涂山氏天天在山顶上呼唤大禹,后来有一天她的呼唤声化作了松涛,大伙一看,原来她已经成了石头人了,人们便把这石头称作望夫石。大禹听了,心里很是悲伤,他拍着望夫石,大呼三声“我儿呢”,刚呼完第三声,只听喀嚓巨响,望夫石从肋下裂出一个大口子,从中蹦出一个胖小子,小子见风长,眨眼间便成了和大禹差不多高的大小伙子。这个小伙子不是别人,就是大启,这大启很快便成了大禹得力的帮手,后来建立中国第一个家族制的王朝夏朝。
 
    大禹得了儿子大启自然是高兴不已,只是东海龙王要求的这三件事,还是象石头一样压在心上。这时大启象是知道父亲心思一样,自告奋勇地到部落里寻找计策,大禹还是跟儿子约定三个月后在东海边会合。
 
    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大伙都如约而至。先到的一批大臣带来了一位白胡子老木匠,这位白胡子老木匠献上一条计策,用木头打制了一节水槽,然后用绳子把水桶顺着斜槽拉上来,然后再接着上另一节斜槽,虽说大伙都累得气喘吁吁,但是总算是把水从低处运到了高处。大禹看了看想了想,觉得办法是个好办法,只是这样如果真的运到高山顶那还不把人给累死?这时大禹想起了前面用箩筐盛水、米斗量海和车子载天的事情,灵机一动,说:“我们在每节斜槽口修个小水塘,把若干个无底米斗放在斜槽里,再把车轴搬下来联上斜槽,不是就可以很轻松地把水运上山了吗?”于是白胡子老木匠便按大禹的意思,很快制造出这运水上山的东西,这下不好用手拉,大伙七言八舌地一商议,便想起用脚去踏,一试果然很灵光。为了让车踩车的人既安全又不是太累,大禹又想了办法,搭了个可以扶也可以趴的木架子。既然是从车载水而来,大禹便把这东西称作水车,那运水的米斗就叫水斗。这第一件事算是办成了,大禹那个高兴啊,与大臣和乡亲们手舞足蹈了半天。
 
    这时又来了第二批大臣,他们带来了一位白胡子老农民,这位老农民身后一帮人赶着一帮牛马骡子,还找着弯弯曲曲的木头,大禹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白胡子老农民来到大禹跟前,说是可以不用人拉,让牛马骡子耕田,只见他拉过一匹马来,把那弯木头驾在马颈项上,左扎一道右扎一道,后面拉着一把木犁,用绳子一抽,“驾”的一声,那马拉着木犁犁起了地,真是比人犁的又快又好,笑得大禹合不拢嘴,连声说道:“好好好,快把牛拉上来我看看。”白胡子老农拉上一头牛,开始驾木头时还算好,可是拉了两步,这牛怎么也不肯往前走,那白胡子老农民用绳子不停地抽也不管事,没办法再换一头,可是没想到拉了两步也是怎么也不肯往前走,换来换去,把带来的十几头牛换遍了也不顶事,白胡子老农民也累坏了,大臣们说:“这牛可是太不听话了。”大禹也在想这老牛不肯耕地,那东海龙王肯定不答应帮忙,那这大水何时能退?自己性命是小,可是天下百姓如何能够安身?越想心里起是烦恼,他拉着老牛,也不管这老牛根本听不懂他的话,只是不停地对着老牛说啊讲啊,说自己怎么受命退水,东海龙王怎么三番五次的刁难,黎民百姓怎么的濒临灭绝,只说得泪如雨下,悲声连连,周围的大臣与百姓都听得掉下了眼泪。说来也是怪了,那老牛听着听着,也慢慢地向前拉着犁,一会儿工夫耕出一大片,可是大禹这悲声一停,老牛又不肯拉了。没法子,大禹又是一阵哭啊一阵说的,那老牛又不停地耕起地来,大禹这声音一停,老牛也停下了脚步。换了一头也是这样,再换一头还是这样,大禹这下算是弄明白了,这牛耕地非得这么的吆喝,便把这法子教给了白胡子老农民,并让他告诉大家这法子,可是白胡子老农民哪里记得住那么多的话,只记住了个调调,唻啊唻噢啊噢的一阵,反正这么一吆喝那老牛也不停地耕起地来,这不就得了。后来的老农民谁用牛都得这么唻啊唻噢啊噢不停地唱,可是谁也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唱的是什么,也不明白这老牛怎么一听这唱就肯埋头耕田。这唱也没什么名目,人们就称作打唻唻。
 
    三件事办成了两件,可这最后一件不知道能不能办成,大禹还是急啊。接着来了两三批大臣,都没有想出什么办法,因为大伙连个恶蟒的边也靠不上。大禹更是着急,这可怎么办呢?这时,只见儿子大启跳跳蹦蹦地来了,一看他高兴的样子,大禹就知道这小子应该是有办法了。还真是的,原来这大启到了部落里,在一位白胡子老猎手的带领下,在恶蟒山的山洞里找到了那个又长角又长脚的恶蟒。初一见,这恶蟒与那东海龙王的模样也没什么差别,只是听白胡子老猎手讲,恶蟒每个月要巡山巡水一次,哪次都要兴风作浪,祸害百姓,每次巡游总要有七七四十九种动物都要献出自己最宝贵的一对幼男幼女,七七四十九个部落要献出一对童男童女,可是人们只知道是东海龙王为害,并不知道是恶蟒。东海龙王曾经也与这恶蟒交过手,可是竟然拿这恶蟒也没有办法。白胡子老猎手是碰巧发现这恶蟒巡游结束游入洞内,才知道人们一直以来贡品实际是献给了这条恶蟒。恶蟒这次也是刚刚巡游回来,懒洋洋地盘卧在山洞的大石台上,听得大启进来,只是睁开红红的眼睛瞟了一下,便张牙舞爪起来。大启赶忙退出洞,爬上恶蟒山的山顶,对着上天大声呼喊:“天帝煌煌,速助禹王,恶蟒去角,四脚光光,随启下山,九州息浪。”这么大声祷告了也不知多少遍,突然恶蟒从洞内匍匐而出,角也没了脚也没了,只见那恶蟒向着大启叩首谢恩,原来天帝本来想杀掉大蟒,但因大启要它助东海龙王平息洪水,这才留下它的性命。这一番说得连大禹都觉得惊心动魄,又听得大启一声召唤:“大蟒,还不快来拜见禹王!”只见丛林中蜿蜒游出一条巨大的蟒蛇,真的是又无角又无脚。也就是在这以后,不论大蟒小蛇谁也不能长角长脚。不过,正因为它们当初跟随大启治水有功,不但保住了性命,还成为夏部落尊奉的神灵。
 
    大禹心下大喜:“这下洪水可退,百姓可得安生了。”他对着东海大声呼唤龙王现身。东海龙王摇摇摆摆出来,照旧是天空云雾环绕。听得大禹办成了三件事,东海龙王心中惊叹大禹得人得计,自己助它退水,定能在天帝面前立下大功。这时大禹说:“大王,我帮你办成了六件事,现在你得帮我办一件事,办不成的话,退水之后你还得帮我治水。”东海龙王心想,你说的什么事我还能办不成,便说:“禹王请讲。”大禹说:“说来也很简单,那就是隔着肚皮看人心。”这下东海龙王傻眼了,半天没缓过神来,后来只得认输,说:“我听禹王之令,退水之后情愿帮着治水。”大禹说了一声好,便腾身一跃,上了东海龙王脊背,开始了退水与治水的历程。这东海龙王在大禹的指挥下,北边用尾巴划出一道黄河,南边划出一道长江,中间又拉了一条淮河,接着一连几爪筑出了洞庭湖、鄱阳湖、巢湖、太湖,真把它累得够呛。特别是里下河一带,再怎么治也不能如愿,东海龙王便又派出九个龙子在这长江、黄河、淮河之间帮着大禹治水,九个龙子个个有着建功立业之心,可是这里是数水交汇,河道开了又淤,淤了再开,可是不久又淤,怎么也不能理顺,最终九个龙子化身为九条河流,这样里下河一带这才波平浪息,风调雨顺,成为一块宝地,百姓们饭稻羹鱼,其乐无穷,是历来的鱼米之乡。这九条河流就是今天的九龙口,那大小龙珠岛就是东海龙王为了记住自己的九子而遗在这里的两颗宝珠,有了这两颗宝珠再大的水也淹不了,再大的旱也干不了。
 
    【编者按】此则故事由唐张新根据唐光英(整理者姨妈)1986年12月讲述整理,2011年9月结合建湖地区其他传说重新整理。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