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文史沙龙 > 史海帆影 > 正文

新旅在文化城——桂林(节选新旅在盐城部分)

发布日期:2020/11/27 16:48:13  阅读:146  【字体:
 

编者按:这是上海市新四军暨中华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的一篇文章,我仅摘录了其中盐城部分,文章写得比较细,包括要上冈的演出都提到了。可能是网络文字转换的原因,原文章中有些段落包括标点符号,意思不太清楚,也一并做了删改。文章中提到的盐城五区就是今天庆丰一带。

新旅在文化城——桂林(节选新旅在盐城部分)

佚名

来源:上海市新四军暨中华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194117,国民党反动派阴谋制造的皖南事变发生了,广西的政治形势急速恶化,新旅在桂林已无法公开活动。120八路军桂林办事处被迫撒消,李克农处长离桂前,向新旅党支部传达了周恩来同志的指示,要新旅全团骨干力量分期分批突破敌人封锁,经湛江、香港、上海转移到苏北盐城新四军军部。

  到了盐城后,曾山同志明确告诉我们:“苏北分团受钱俊瑞同志具体指导,张杰担任团长,张拓担任副团长,你们的组织关系,南方局已经来电报了,暂时先参加苏北文化协会过组织生活,以后再建立支部。”临告别的时候,陈毅同志送到门口还交待我们:苏北分团建立后先练练兵,今年七一党的生日,要看你们的戏!”

  第二天,鲁艺少年队十二人来到了,61日上午宣布了苏北分团正式建立。首要任务就是进行文艺练兵,岳荣烈、陈明负责舞蹈,张天虹、韩枫负责歌咏,我和范政负责排戏,张杰和郭华负责政治学习。在集训过程中,聂启坤和黄明也从上海来到盐城,分团也按照桂林的老传统,分为少年部、少女部、儿童部进行管理,少年部长是范政,少女部长是岳荣烈,儿童部辅导员是聂启坤、部长是黄明。

  我们拿什么节目作为对新四军首长的见面礼呢?商量结果是选新旅在桂林时期最受欢迎的节目,一个是童话歌舞剧《春的消息》,一个是儿童话剧《为了大家》,这些节目的主要演员基本上都到了,加上张天虹指挥的歌咏,我们认为肯定可以打响了。

  党的生日那天晚上,我们在军部大礼堂举行了到苏北敌后第一次演出,刘少奇政委、陈毅军长和其他党政军首长都来了,还有直属队的干部和战士。应该说,我们的演出是很认真和卖力的,掌声听起来很响亮,但观众情绪并不热烈,首长们看完戏都到后台来向大家问好,却没有对剧目发表什么感想。只有钱俊瑞同志临走转达了陈毅军长一个意见,希望我们去离盐城近的上冈镇演出一次,那里正在举行农民代表大会,可以听听农民的反映.在上冈演出时,我们增加了秧歌舞,演出后,征求农救会干部意见,他们最爱看的还是秧歌舞,对于童话歌舞剧《春的消息》和儿童话剧《为了大家》都说看不懂不喜欢,这个反应引起了我们深思,为什么我们认为艺术性最高,在城市中演出最受欢迎的节目,到苏北农村来就不吃香呢?是观众水平太低吗?

  接着我们回到盐城又给抗大演出了一场,那天是同抗大文工队联合演出,他们演的是苏中李增援同志创作的《红鼻子参军》,采用的是当地民歌配曲的小淮剧,同我们的剧目比较起来,观众反应要强烈得多,抗大的学员大部分是部队连队调来的和本地招收的学生,为什么观众那么喜欢用本地曲调反映的本地现实故事呢?隔了两天,钱俊瑞同志通知张杰和我,说陈毅同志找我们去一趟。我们第二次到泰山庙,这次是他一个人接见我们,见面就问:你们演了几场戏,听到什么反映?”我和张杰如实汇报了,陈毅同志和蔼地说:是呀!你们演的戏,我很喜欢,可是老百姓不大爱看,为什么呢?

  “我建议你们下乡去参加夏收,同群众打成一片,慢慢你们就会懂了,这是你们到根据地的第一课!”接着钱俊瑞部长就说:“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让新旅到盐城五区去参加夏收,那个区的群众发动得最好!陈毅同志说:就这么办吧!希望新旅小同志好好向群众学习!”

  盐城五区在洪桥、小阜庄一带,离城大约十五里路,田野里一片金黄。我们为了同吃同住同劳动,按小组分散住在老百姓家,这里的群众对我们亲热极了,白天一起抢割早麦,傍晚就向他们学唱民歌小调,很多同志迅速学会了本地方言,语言沟通感情就更容易交流了。

  在五区工作了半个月,老百姓都舍不得我们离开了。可是,钱俊瑞同志来信,要新旅全团转到庆宁寺(应该是卢沟寺)参加盐阜区青年夏令营工作。我们再次演出了《春的消息》和《为了大家》,一学生观众还能够接受,但看戏的农民仍然反映看不懂,我们房东老爹看完演出,回到家里对我们不客气的提意见,你们演的是学生戏。但是在根据地广大农村中,中学生是极少数啊!我们应该演什么样的剧目呢?在夏令营工作期间,张平、左林、张牧、孔方等同志先后从上海来了,他们赶到盐城,军部已经转移湖垛了。我们夏令营所在地正好在盐城湖垛之间,好容易才找到苏北分团。当晚,张平召集了一个党员会议,研究新旅到苏北后的工作打算,张平提出要学习过去老苏区建立儿童局的办法,建立一个机构负责开展儿童运动,新旅就在这个机构领导下搞文艺宣传工作,准备去华中局和军部请示。会上对这个计划没有异议。

  1941724日清晨,张平、张杰、左林、张牧去军部,我因为正在发疟疾,聂启坤同志帮助我一起负责留守。当时湖垛离夏令营营地仅有十五里,我曾到镇上为团体定制一套幕布,正在染色,请他们顺便去取回来。不料,刚吃过早饭突然听到湖垛方向有剧烈枪炮声。从镇上逃出的老百性传说鬼子进了湖垛,我赶到夏令营营部,得知敌人开始扫荡,夏令营宣布就地解散。新旅同军部已经失掉联系,我们从来没有反扫荡经验,只记得要依靠群众这条真理,我召集聂启坤、范政开了一个党员会,商量下来,还是回到五区,因为我们刚在五区参加夏收,同当地群众有联系,五区区委书记夏林又是桂林、香港时期的老朋友,于是我们连夜向五区进军。中途的串场河已被敌人封锁,有汽艇来往游弋,附近河上又没有桥,到了一个渡口,却发现渡船还在对岸,我们趁敌人汽艇远去的空隙,派了四个能游泳的同志过河把船接过来,才把全部人员平安渡过河,赶到五区区政府,天快亮了。

  正当我们吃玉米粥的时候,突然前面北秦庄枪声大作,原来是鲁艺同鬼子遭遇,按照区委的意见,新旅暂时隐蔽到靠近小阜庄的一个偏僻的小庄子上。也许敌人发觉了我们行踪,当天半夜,有个群众突然跑来,说是鬼子来了!全团紧急集合从村西头出庄,鬼子已从村东头进庄,我们在撤退时,只听见村里鸡飞狗跳墙,我们却由当地群众带路安全撤退了。

  天亮后,五区区委夏林、陈光、许荣同志都来了,带领我们同搜索的敌人捉迷藏,转移了整整一天,好在当时稻谷已长得有半人高,白天弯下腰走路不容易暴露,乘夜色跳出了敌人包围圈。在一个小村舍休息时,发现西边道路上有一支部队,原来是军部特务团,带队是一位参谋,见面就说:“好容易找到你们,陈军长听说新旅失掉联系,命令我带一个营来五区一带,找不到新旅不准回去!”当即果断决定天亮前冲破敌人封锁,急行军八十里赶回顾集军部驻地,跟不上队伍的小同志一律暂时打埋伏,此后,由民兵护送到军部。

  到军部后,陈毅军长和曾山同志马上来看望大家,决定新旅编入直属队,同鲁艺合编了一个队,随军部行动。1942年新年后,汪达之顾问带了苏中工作队到陈集,同新旅苏北分团会合了。盐阜区党委决定正式建立新旅到苏北后第一个党支部,张牧担任支部书记,聂启坤担任组织委员,我担任宣传委员。随后,全团迁到东岔头,举行会合苏北后第一次团员大会,选举了新的团务委员会,张牧、纪字、聂启坤、聂大鹏和我都被选为团委,张牧为主任委员。新的团委会领导全团进行了一个月整训。

  3月上旬,新旅到单家港军部驻地,为参加华中局扩大会议的各师、各根据地领导干部举行了演出。这次演出在新旅文艺活动史上,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过去新旅的演出剧目,都不是本团的创作,而是邀请团外专家编导或者向其他兄弟团体学习的,经过到苏北敌后根据地十个月的实践,我们已经清楚决不能再依靠桂林带来的老节目了,必须要自己动手创作。创作的第一个剧目,是由我和岳荣烈、陈明合作编导的舞剧《反法西斯进行曲》,这部舞剧在结构上受了红军时代活报剧的影响,在表现上却采用了吴晓邦在桂林教会我们的舞剧编导方法,用三人舞来表现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企图奴役全世界的疯狂丑态,用集体舞来表现反法西斯力量的团结和斗争。舞剧的音乐是由张天虹从现成的歌曲选编而成,组织了一个用二胡、笛子、口琴、锣鼓组成的小型乐队。说实在话,当时我们还没有力量为一部舞剧作曲。我和王德威合作编导制作,由范政写说明词,同鲁艺合编了一个队,随军部行动。

  1942年新年后,汪达之顾问带了苏中工作队到陈集,同新旅苏北分团会合了。盐阜区党委决定正式建立新旅到苏北后第一个党支部,张牧担任支部书记,聂启坤担任组织委员,我担任宣传委员。随后,全团迁到东岔头,举行会合苏北后第一次团员大会,选举了新的团务委员会,张牧、纪宇、聂启坤、聂大鹏和我都被选为团委,张牧为主任委员。新的团委会领导全团进行了一个月整训。

  3月上旬,新旅到单家港军部驻地,为参加华中局扩大会议的各师、各根据地领导干部举行了演出。这次演出在新旅文艺活动史上,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过去新旅的演出剧目,都不是本团的创作,而是邀请团外专家编导或者向其他兄弟团体学习的,经过到苏北敌后根据地十个月的实践,我们已经清楚决不能再依靠桂林带来的老节目了,必须要自己动手创作。创作的第一个剧目,是由我和岳荣烈、陈明合作编导的舞剧《反法西斯进行曲》,这部舞剧在结构上受了红军时代活报剧的影响,在表现上却采用了吴晓邦在桂林教会我们的舞剧编导方法,用三人舞来表现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企图奴役全世界的疯狂丑态,用集体舞来表现反法西斯力量的团结和斗争。舞剧的音乐是由张天虹从现成的歌曲选编而成,组织了一个用二胡、笛子、口琴、锣鼓组成的小型乐队。说实在话,当时我们还没有力量为一部舞剧作曲。

  但是,当时我们已开始创作歌曲了,这次晚会上,演唱的歌曲也都是自已作词或作曲的,这里有范政作词、贺绿汀作曲的《满天星》,卢路作词、陈明作曲的《河里的鱼儿要用水养》,贺绿汀作词、陈明作曲的《打穑头》,张天虹根据民谣作曲的《张家姑娘是朵大红花》。在这次晚会上,还上演了范政编剧、张早导演的儿童话剧《中国小孩真可怕》,这是反映敌后儿童同日本鬼子斗争的故事,中国小孩真可怕!”这就是剧中鬼子军官临死前的一句台词。  我们还专门为这次晚会创作了一台《奔波45000里》,我和王德威合作编导制作,由范政写说明词,用皮影戏的形式向华审局和新四军领导同志介绍了新旅的战斗历程。这次全部靠自己创作节目组成的晚会,得到了刘少奇、陈毅、曾山、粟裕、陈丕显、谭震林、张爱萍、金明、李一氓等领导同志和军队、老百姓的肯定和欢迎,大大鼓舞了我们从事艺术创作的勇气,谱写了新旅文艺活动的新篇章。这次演出后,刘少奇、陈毅接见了新旅全体同志,陈毅同志根据华东局扩大干部会的组织群众大多数决议的精神,交给了新旅三年内组织苏北十万儿童的任务。

194244,《江淮日报》发表了我撰写的社论《发扬儿童大无畏精神》,号召苏北儿童组织起来参加抗战。新旅在盐阜行署文教处领导下,以阜宁县为试点,到陈集、羊寨、白河、板湖、东沟各区开展儿童团组织工作。4月下旬,盐阜区党委建立青年工作委员会,统一领导全区青年少年工作,由盐阜区党委宣传部长曹狄秋兼任青委书记,周维萍、王韦平为副书记,张牧、聂启坤、何方和我为青委委员,张牧和聂启坤调离新旅,专职从事青年工作,由我继任新旅党支部书记,聂大鹏任团委会主任委员。5月份,新旅全团分别组成阜宁、阜东、射阳、建湖、淮安、盐城、涟东等七个工作队,全面开花组织儿童团。6月份为准备应付敌人可能的扫荡,新旅全团到阜东县参加夏收。这一段时间,虽然新旅的工作重点转向儿童组织工作,但文艺宣传工作仍没有中断,不仅在组织儿童团时,教唱歌曲是主要的手段,新旅先后还进行了一些演出,重要的有五四青年节为盐阜区青年代表大会演出,还有为盐阜区参议会及盐阜军分区建立大会演出。9月份,新旅在羊寨结束了暑假整训活动后,新四军三师十旅文工团汤增桐同志带领部分小队员来新旅学习歌舞,按照黄克诚师长的指导;我带领新旅文艺骨干为他们举办了文艺训练班,毫无保留地把我们的有关歌舞的知识和节目,传授给淮海区的战友们。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