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建湖迷信故事:夜半榨油声

发布日期:2013/5/6 14:41:39  阅读:1647  【字体:
 

 

解放初期,上冈油米厂的前身是一片杀人场,传说孤魂野鬼时有出现,经常作怪,因此走晚路的人情愿多兜几个弯子绕道走,也不走那个地方。后来建成了上冈油米厂,盖起了很多房子,当然工人也很多,这类鬼怪的传说大概是邪不压正的关系吧,见的也少了,但决不是一点没有。

 

有一夜,有位姓曹的工人晚上出来解手,忽见榨油车间灯火通明,还有阵阵榨机的轰轰声,他很觉奇怪,自己就是夜班12点下班的。下边没有班次了,怎么会有人榨油呢?他悄悄的过去看看,谁知刚到那里,灯光全灭,什么声音也没有,可他再回头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车间的灯光又亮,榨机又响了。如此反复多次,他感到非常惊疑。

 

第二天,他把昨夜见到的事告诉同车间工人,不料有好几个人都说他们以前也见到过这些情况。当时有几个胆大的说:“今天晚上我们偷偷来看,到底是什么怪物干的。”就在这天下晚班后,有几个工人悄悄地把扇子轻轻地放在路口必经的豆油缸上。

 

这天夜里,他们果然又见到车间里灯光明亮,机声轰轰,当他们悄悄的走到车间门口时,只听得“扑通”一声响,随后灯熄机停一点声息也没有,他们在那儿一直待到天明也没有再见到什么动静。

 

天一亮他们都涌到车间,一看原来是一只小狐狸掉进豆油缸里淹死了。至此大家才明白,天天晚上“作怪”的原来是“狐大仙”。

 

当下大家就怎么样处理这只死狐而议论纷纷,有人说剥皮好卖大价钱,有人说弄了烧给大家吃。这时曹师傅说最好先放在外面爽爽油再说,不然怎能沾手呢?大家认为有理,就让曹师傅把死狐狸拎出车间,随手晾在外边墙脚下,谁知刚下中班他们再去拿那只死狐时,却早已不翼而飞了。

 

这天夜里,曹师傅正睡的迷迷糊糊的,忽然听见有人叫他,他睁眼一看,原来是位白衣的白面书生叫他:

 

“师傅,奉家父之命请你前去一趟。”

 

“你是谁?”我一点也认不识啊。

 

“不要紧的,我们可都认识你啊,而且路又不远,还请师傅快去吧。”白面书生十分恳切地说。

 

曹师傅满腹疑惑,心情十分恐慌,不去看来不行,去了又觉害怕,他权衡再三还是觉得去的好,他答应一声便起床随哪位白面书生而去了。

 

路确实不远,曹师傅只觉得弯过三排宿舍向北约走十步就到了,白面书生说:“到了!”他抬头一看,眼前一排五间大瓦屋,屋内灯光烁亮,进得屋里当中坐着一位红衣白发的老者,四下里也站着十几个和善之人。老人呵呵的笑了笑,接着就是寒暄,让座。

 

“请问老人家,我们平日素不相识,不知今日找我有何贵干?”

 

“噢,我就直言相告,日前你救了小儿一命,不然他就要遭到剥皮,杀身之祸。你当然是小儿的救命恩人,今日请你前来舍下,就是想报答你,你有什么要求快快说明。”

 

曹师傅听了这话十分疑惑,我何曾救过这位白面书生呢?他想了又想,近来厂里发生的怪事,便断定他们都是狐仙家族。于是他说:“实在不敢相扰,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就有一条,我的家庭人口多,工资不够用,能在今年下半年把工资调起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老者听了又是呵呵一笑,说:“好,此事不难办,你先回去吧,记住,你那只小箱子里永远是不会断钱的。”说完用手一挥,随即一声鸡啼,东方发白,天亮了。这时曹师傅睁开眼一看,原来天已大亮了。他站的地方原来是离宿舍一百多公尺的荒地,面前哪有什么五间屋,而是五座坟茔,荒草凄凄,阴风习习,曹师傅浑身起了疙瘩,连忙跑回宿舍去了。

 

从那以后,曹师傅的箱子里老余50块钱,用得了又有,从未断过。

 

可是奇怪的事又发生了,就是曹师傅的箱子里只要多50块钱的时候,油米厂会计室也就必差50元,这件事情就这样延续了近半年,曹师傅心中十分不安,他想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的经济收入肯定要引起人家怀疑。因此,他在一天夜里,跑到屋后那五座坟前,暗暗祷告,大意是自己的钱已经够用,你们所补的恩情也尽了,千万不要再从会计室“摄”钱给我了,等等。从此这件事也就平息了。

 

讲述、采录人:陈宗亚

  间:1987

  点:上冈镇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