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玉清致陈中凡函札笺释

尽管前两年有些关于《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的批评意见,但我仍然相信它是这些年中的一本颇有影响的好书。它或许是文化转型的标志之一。书中复活了陈寅恪还有他坚持的“独立之精神,自...[查看详情]